傅姿扭头看了白鹿予一眼,白鹿予小鹿眸湿漉漉的,带着些慌张,看得她心都化了,傅姿浅浅一笑,“我们是在彼此愿意的情况下,情不自禁地发生了一些亲密关系。具体细节,还需要我来展开讲吗?”

“不、不用了。”

南离忙把话头截住,她也是看出来了,这位小嫂子也是啥都敢往外突突,这可能是傅家的传统,敢做也敢当,虎得很。

傅姿知道他们都是白小鹿的家人,对她没有恶意,她对他们也没有敌意,否则换做别人这样不客气地跟她讲话,早就被她拧断头了。

“你们不了解我,对我有顾虑,我能理解。”

傅姿拉着白鹿予的手,让他坐在她的身旁,她语气脆快地道:“我是傅家长房的女儿,今年三十五岁,父母走得早,从小被叔父收养。一直在国外读书,居无定所。我的身份挺多的,职业也多,主业是酒吧老板,副业太多,就不一一赘述了。主要收入来源也是酒吧,在多个酒吧都有参股,我亲自创建的品牌,叫做‘山水间’。”

她最后三个字说出来,在场众人都挑了下眉,多多少少吃惊了下。

尤其是坐在傅姿身旁的白鹿予。

“什么?”

他比众人都要惊讶,一脸的匪夷所思,“你是山水间的老板?!”

“是啊。”

傅姿面对白鹿予,笑得温柔,“你的酒吧叫水云间,异曲同工。”

同个毛毛!

白鹿予握着傅姿的手,已经激动得泪眼汪汪了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“我、我的水云间,就是……来自……你的山水间啊!偶像!”

傅姿:“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