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,金丽馆。

自从八月十五那晚,少女传奇一炮而红。

这家为顺城男性服务了十余年的妓馆,终于转型成功,顺利脱下低俗的外衣。

如今,摇身一变,成了一家只卖艺不卖身的知名红楼。

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……这种高雅的殿堂,连空气都充满了艺术的味道。

这一个多月里,随着演出场次和粉丝数量的积累。

少女传奇组合的名气也一路水涨船高,俨然成了金丽馆的一块金字招牌。

尤其最近一段时间。

经常会有许多人,在非表演时段跑来,一起蹲守在金丽馆外。

只为,等待少女传奇一次出门露面的机会。

一群人狠狠挤在一起,表情狂热的画面,像极了楚嬴前世各大航站楼里,那些举着牌子应援的明星脑残粉。

俗话说,一粉顶十黑。

金丽馆上下近来,被这群人弄得烦不胜烦。

为此,金姨特意立下规矩。

但凡来客,都需要经过一定的甄别和筛选才能入内。

而不是像以前一样,只要有两个钱,连乞丐都可以放进来。

眼下,就有一个略显狼狈的身影,正好被拦在了门口。

“哪来的街溜子,去去去,我们金丽馆可不接待你这种人。”

“……别想着闹事,我们东家,和大皇子殿下熟得很,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!”

负责迎客的大姐,一双眼睛就跟扫描仪似的,将年轻人上上下下一顿打量。

皱巴巴的衣袍,凌乱披散的发髻,以及脸颊上被乱发遮住,若隐若现的淤痕……

这种人,一看就是那种喜欢到处寻隙滋事、打架斗殴的街溜子。

阅男经验丰富的迎客大姐,双眼瞬间亮起红灯,当场就给来人打上了‘禁止入内’的标记。

刚举起手帕准备赶人,年轻人抬起头,双手将乱发拨开,语气平静:“看清楚,是我。”

“我管你是……”

迎客大姐下意识开口呵斥,声音却在半途戛然而止。

只见她如同见鬼一般,嘴巴变成O字形,良久,才磕磕绊绊地开口道:

“殿殿殿……殿下,你怎么受伤了?是谁……谁打的你?”

打死她都想不到,眼前这个模样狼狈的男人,竟然会是尊贵的大皇子殿下。

这简直就是个恐怖故事。

“这个你别管,本宫是来这里喝酒的,不可以吗?”

楚嬴一摆手,直接道明来意。

什么?

他不是在炎煌营训练场和人打架吗?

毫无疑问,他能出现在这里,自然是架已经打完了。

至于,谁胜谁负?

他到现在还能站着,并且走这么远的路过来,本身就已经说明一切。

至于此刻战败的那十余人,究竟有没有放水,就只有天知道。

不过,连续和这么多人打完之后,楚嬴心情终于平复了一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