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嘭嘭嘭……!”

江南别院,炎煌营训练场上。

满脸狰狞表情的年轻身影,正发疯般,对着一只牛皮沙袋用力出拳。

密集而沉重的撞击声,就仿佛他和这只沙袋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。

纵然累得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他却依旧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迹象。

“哪有人这样打沙袋的,殿下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不知道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殿下这个样子,谁惹到他了?”

“放屁,在咱们顺城,谁特么活腻歪了敢惹殿下……该不会是被女人拒绝了?”

不远处,一群同在训练场的炎煌卫,发现楚嬴的异样,纷纷猜测着楚嬴愤怒的原因。

没人敢上来询问具体原因……楚嬴身上那股生人勿进的气息,让有这种想法的人,全都打起了退堂鼓。

就在众人七嘴八舌猜测的时候,那边经久不息的拳击声,终于停了下来。

楚嬴望着还在摇晃的沙袋,忽然深吸口气,转身看向众人,吩咐道:

“你们,过来几个人陪本宫练练。”

“这……这不好吧,殿下,我们大家都是一群粗人,手下没轻没重,万一不小心伤到殿下怎么办?”

有人见他状态不对,当场就想拒绝。

“少废话!本宫此行,就是要检验你们的训练情况,看看有没有人偷懒懈怠。”

楚皇仗着身份,找了个检验的借口,指着一群炎煌卫当场开始了点名:

“你,还有你,你们两个一起过来,用出全力打倒本宫!”

“不行啊,殿下,我们哪敢对您出手,您这不是为难小的们吗?”

被点到名的其中一人,当即连连摆手,脸上又是惶恐又是乞求之色。

另一名士兵也开始卖惨:“是啊,殿下,万一我们伤着你,回头被崔统领知道,还不得扒我们一层皮。”

“放心,崔肇那边本宫回头会打招呼,他要是敢为难你们,本宫也扒他一层皮。”

楚嬴当场打消顾虑他们的顾虑,语气不容置疑:“现在马上开始,记住,全力进攻。”

“若是交手之中,被本宫发现有谁训练不足,事后定当严惩!”

“……”

两名炎煌卫相视苦笑,走上前,认真拉开架势。

大皇子殿下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们就算再不情愿,也只能选择出手。

“殿下小心!”

一名士兵大喊一声,随即,两人一左一右,互相交叉掩护着冲上去。

“来得好,真有本事,今天就把本宫打趴下!”

楚嬴同样一声低吼,不闪不避,也没有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,径直迎上去,以一打二。

啪啪啪……!

双方连试探都没有,上来就硬桥硬马,直接正面硬刚,谁也不肯示弱分毫。

一时间,人影交错,拳风呼啸,三人瞬间战成一团,把周围人看得眼花缭乱。

才刚刚拼了几招,两名炎煌卫便不由自主变了脸色。

他们曾跟随过楚嬴参与剿匪,知道后者身手不错。

但,所谓的不错,也只是相对普通人。

真要对上他们两个,他们自忖以自己日日训练的实力,楚嬴还是有点不够看。

然而,等到双方真正交手时,他们才发现:

自己判断错了。

楚嬴的实力,居然远超他们的想象。

看似略显瘦削的身体里,却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,宛若藏了一头凶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