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两个爸爸。”小惊蛰看着谢延舟的侧脸,笑了起来。

谢延舟还能不知道吗,她就是故意的,她说这些话不过就是为了来膈应他,他不想跟一个小孩计较,但也不得不承认,他的确被气到了,胸口微梗,有一口郁气堵在那儿,不知道该如何发泄。

徐宁桁是闻柚白名正言顺的丈夫,当然也是小惊蛰法律上的继父,而他谢延舟目前跟小惊蛰反倒没什么法律关系。

谢延舟带着小惊蛰吃了冰激凌球,不让她多吃,然后又带着她去了商场玩娃娃机,他长到这个年岁,还没玩过这个机器,也不懂这里面的东西又不值钱,有什么好玩的。

偏偏小惊蛰就想要娃娃机里面的小熊猫,她看谢延舟投了好多币进去,什么都没有抓到,很沮丧,小声道:“徐粑粑都可以抓到。”

谢延舟抿直了唇线,眉头压低,气压沉沉,他堵着一口气,不信他天赋如此,会抓不到任何的娃娃,但好像命运之神就是不眷顾他,他不敢看到小惊蛰失望、谴责的目光,趁她不注意,去找了商场经理过来,买下了娃娃机,让经理调整了下机器爪子的命中率。

这下,他想抓哪个娃娃就能抓到哪个娃娃。

小惊蛰一开始还一脸天真和欢喜:“哇,谢叔叔你好厉害,哇,我要那只小熊猫,可以再帮我抓一个吗?”

谢延舟没有丝毫作弊的愧疚感,他很坦然地接下了来自他女儿的崇拜。

最后是因为抓了太多只了,小惊蛰的手已经拿不下了,她才皱着小眉头,怀疑道:“谢叔叔,你刚刚离开是去收买老板了吗?”

谢延舟面色不改:“当然不是,这是我凭本事抓的。”

小惊蛰才不信:“你刚刚明明还不会。”

但是她依然很开心,谁会嫌弃小熊猫太多只了呢?太多一样的玩具,她还可以拿到学校去送给她的同学们,每个人都可以有一只小熊猫。

谢延舟送她回家的时候,还想着拐她回去,还没开口问,小惊蛰就说:“不可以哦,谢叔叔,我不能跟你回去的,妈妈还在等我,我今天有半天没上课,回去也要补习的,还有我的钢琴还没练。”

谢延舟眉头微拧:“你学这么多东西……”也太辛苦了。

他现在说这话的时候,完全忘记了他是个奋斗派,欣赏上进努力的人,但轮到他女儿的时候,他就忍不住摸着她软软的头发,声音温柔了些:“你不用这么努力,嗯,我有很多钱的,以后都是你的。”

小惊蛰黑漆漆的眼眸看着他,眼里都是鄙夷,义正言辞地纠正他:“谢叔叔,你这种想法不可以的!就算是世界首富,也要学习的,妈妈说,我可以跟你玩,但是不可以被宠坏。”

谢延舟失笑,回想自己刚刚的话,想到了温岁。

温岁就是被温家给宠坏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