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还有他,他的纵容……只是,温阿姨不在了,温阿姨将她托付给了他。

*

谢延舟在小区门口看到了回来的闻柚白,小惊蛰解开安全带,就跳下车朝着闻柚白跑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她的腿:“妈妈!”

闻柚白已经从老师那边知道谢延舟今天带走小惊蛰的事情,她看都没看谢延舟一眼,笑着牵起了小惊蛰的手,只说道:“我们回家。”

谢延舟静静地坐在驾驶座,他没有下车去跟她说话,也没有打开车门,但他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他还听到保安跟她打招呼:“徐太太,你回来了啊……”

是啊,她现在已经成了徐太太了啊,他心口好像被什么划了一道,痛得他直接趴在了方向盘上,等着那阵心悸过去。

他还是不明白,她怎么就成了徐太太。

谢延舟已经买回了那个公寓,他多花了一倍的价格,却迟迟不敢再回那个公寓,那个他和闻柚白共同生活了四年的“家”。

如果那也算家的话。

至少她在那的时候,他漂泊的心总归是有个可以停靠的码头。

他没去吃晚饭,也没去工作,就那样开着车,在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城市里,像只无头苍蝇一样,四处游荡,到了深夜,他还是回到了公寓楼下。

仰头看着那盏从未变过的路灯,映着幽幽明月。

四年前,这个公寓被闻柚白卖掉,换成了钱,他用愤怒掩盖伤心,四年后,这个公寓又被他高价买了回来,却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模样了。

他看着房子,从灯光到装修都不一样了。

玄关处有个小盒子,上面贴了一张纸:“谢先生,我们是上任房主夫妻,这是装修的时候,找到的一个盒子,里面似乎是你前女友多年前写给你的信。”

谢延舟打开了盒子。

这是闻柚白和他在一起的那四年里,断断续续给他写的信,她好像不太明白,当初那个给她写过很多信的善意少年,和她在一起之后,为何变成了这样一个坏男人?

“谢延舟,你真的很可恶……你知道不知道,我在等你回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